公告版位

 這個城鎮是我們的開始,但也會是我們的結束嗎?

 

  「喂!我來了唷。你在嗎?如果你在的話出一下聲音吧。」一名年約10幾歲的女孩,在這只有幾處斑駁且殘破的圍牆所圍出類似小迷宮的空間裡呼喊著,女孩細緻的聲音在圍牆間裡來回穿梭,可是卻沒得到任何回應,聲音漸漸消散於空氣中,四周又回歸當初的寧靜,這樣的結果讓女孩有些生氣。

 

  「什麼麻!明明約定好了,可是現在卻放人家鴿子!」女孩邊賭氣的說邊輕巧熟練的爬上那佈滿青苔和藤蔓的圍牆上,不等多久,女孩已經爬上了圍牆的最高處,調整好自己的坐姿,雪白的雙腿自然的垂下,晃著輕鬆的節奏,配合著嘴裡哼出的童謠,女孩閉上雙眼,感受著微風的輕撫,黑色的長髮也隨微風恣意的飄散。一切看似美好,直到… …

 

  「哇!」突然有個聲音從自己上方傳來,不僅破壞這寧靜,也讓正在哼唱童謠的女孩,受到了不小的驚嚇,險些從圍牆上摔了下來。

  「哈哈哈~你怎可以被嚇成這樣阿。」女還抬頭往上看,看見一名男孩有著藍色的雙眼和金色的短髮,而他正坐在比自己高的樹上,一手擦著因為女孩一連串的反應而笑到流出的淚水,一手則是繼續抱著自己的肚子繼續笑的不停。

  「雷提斯!你給我下來!」女孩氣憤的抬起頭往上吼叫,看見女孩有些不高興,雷提斯趕緊從樹上爬了下來,並且坐到了女孩的身旁。

  「好啦~好啦~不要生氣嘛。對了!你看我帶什麼東西給你。」雷提斯連忙道歉順便把自己手中的東西遞給了女孩。

  「這是什麼?」女孩用著自己碧色的雙眼,看著男孩表示自己的不解。

  「這是風箏,它是一種可以飛上天空的東西。」雷提斯親切的回答了女孩的問題。。

 「喂喂!你別一附不相信的樣子好嘛!不然我帶你去試試看吧。」雷提斯牽起女孩的手,兩人從圍牆上跳了下來,直衝到了空地附近,在到達目的之前兩人的手都緊緊握著彼此,沒有放開。

 

  午後的陽光,很溫暖不像早上般的炎熱,天空還是那樣的藍,搭配幾朵白雲。

 「雷提斯!我們快開始吧!」女孩興奮的催促著,眼神裡充滿著期待。

 「等一下,不要急。」難還在等待,等待一個確切的時機,他不想讓女孩失望,所以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等了些許時間,風開始吹起,雷提斯開始向前跑並把手中的風箏盡可能的舉高,就這風箏乘著氣流的上升,越飛越高,風箏長長的尾巴在空中飄蕩。

 「哇~雷提斯你好厲害!它真的飛起來了。」女孩對著雷提斯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雷提斯將手中控制風中的線交給女孩,讓女孩自己操控。雷提斯放手後就走向一旁的草地隨地而坐了下去,他聽得見女孩玩的不亦樂乎的聲音,聲音裡充滿著雀躍的音符,他清楚的看見女孩笑容臉上,就像太陽般溫暖燦爛。

「雷提斯~你看你看!」女孩不斷要求自己看風箏飛多有多高,但雷提斯實在是沒有多餘的心情去面對,畢竟他必須先處理一個問題,一個迫切的問題,時間已經所剩不多了。

  幾個星期前的早晨,雷提斯的家收到了軍令,上面寫的很清楚自己已經到了為國家效命的年紀,明天清晨就會有軍隊來接走他和鎮上其它的男孩,若是不從,自己的家人就將遭遇不測,雷提斯收到軍令時有點驚訝,因為他沒想過這天會來的這麼突然,他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對女孩說自己必須離開她的事實。而他就這樣一天又過了一天...... 

  看著正在玩耍的身影,雷提斯突然想起他與女孩的相遇,是因為自己在森林迷了路,他們才開始有了交集,雖然他還是不知道許多關於女孩的事,但他們還是漸漸成為了名為「朋友」的關係,而且還在某天定下了那不成文的規定。

  「雷提斯~你知道嗎,你是我第一個也是唯一的朋友喔。」女孩突然轉頭對著那時正在休息的雷提斯說,「所以你要一直陪我直到永遠,可以嗎?」

雷提斯什麼都沒想的就答應了,可是他從來都沒有破壞過這項約定直到現在也依然如此。

  「欸!雷提斯你怎麼了?」女孩看到雷提斯臉上有些憂鬱的表情好奇的關心一下,也將雷提斯打回了現實,他知道他必須面對,可是……

  「沒...沒事。」雷提斯說了謊,他還是說不出口,他沒有辦法對女孩說出口。

  「對不起,我無法遵守約定。」他在心裡對著女孩道歉。

  「噹~噹~噹~」低沉且緩慢的鐘聲從教堂傳來,太陽也緩緩從天空往地平線移動,告訴城鎮裡的人民是時候回家了,也訴說著他們的關係到此結束了。

  「那我該回家了,明天見!」雷提斯聽見鐘聲之後選擇了逃避,女孩也不疑有他就也說了再見,她不知道那天是最後一次與她的見面,她不知道那手中的風箏是他留給她的禮物,她不知道他們的最後一句話竟是一句再普通不過的「再見」。再見有兩種意思,一種是再次見面,另一種則是再也不見。而最後的在見卻成為了後者,然而就這樣他們再也沒有見過彼此。

 

  但從那天起,在這不有名的城鎮裡,卻開始流傳著一個有名的傳說。

 

  在這座城鎮裡有處森林,而位於森林裡深處有一個地方有許多古老的圍牆,傳說那裡有一位年約10幾歲的少女,有著碧色的雙眼和一頭烏黑的長髮,手裡拿著破舊的風箏,時常坐在那圍牆上哼著古老的童謠,她沒有名字,也沒有人知道她是誰,大家只知道她在等人,等一個不會回來的人,她等他許多年,經歷了數個四季,她依然沒變,還是一名10幾歲的少女,有著碧色的雙眼和一頭烏黑的長髮,而她直到現在也還在那森林的深處等著那名回不來的人。

  我會等你直到永遠。

 

 

 

 

創作者介紹

瘋瘋癲癲才是過生活之道

水夜凝 z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eteryouki
  • 等你到永遠,最後一句。

    PS.那根本可以成為一個恐怖故事的結尾了@0@"
  • 有很恐怖嗎OAO!!!!!
    我原本以為他是一個很溫馨的故事~
    結果大家好像都不覺得xDDDDD

    感謝 peteryouki 的留言唷w
    水夜感謝你owo

    水夜凝 zaya 於 2014/10/25 01: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