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漾漾!」

  不等眾人提問,那道清朗的聲線就已為大家解惑──是伊多、雅多與雷多。

  「為什麼你這毛頭小子會在這裡!」

  五色雞頭一見到雷多便像炸毛一般地跳了起來,而我則趁機從他的臂彎中掙脫出來,幸好他被憤怒沖昏了頭不太在意自己身邊的動靜,否則那違背意味明顯的動作可能早已致使自己身首分家。

  「西瑞你也來啦!」

  奇怪的是遭到嫌棄的某人一點也不介意地做出了極端不同的反應,雖然此二人你來我去早已見怪不怪,但有的時候還是不禁為這種十分不正常的友誼感到汗顏。

       「走開啦!不要靠近我!本大爺跟你勢不兩立。」五色雞頭繼續用他的超大嗓門,試著驅趕

那個滿臉笑容走向他的雷多。

        「西瑞,你這樣很過分喔。喵喵我特地邀請雷多他們一起來的。」喵喵一臉傷心地對著五色雞頭說。

          「本大爺就是不歡迎他!」不愧是大爺,唯我獨尊的個性真令人覺得麻煩阿。

  「吵夠了沒?再不走我就回去了。」

  明顯帶著起床氣的兇狠語氣連同簡直可以殺人的紅色視線一起掃過,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地打了個寒顫。

  「學長別走啦~西瑞你就忍耐點嘛!」

  一見到心愛的學長一副說走就走的樣子,喵喵急得快要哭了出來,雙手合十對著五色雞頭懇求著。

       「好.....!你不要一副快哭的樣子,本大爺忍耐就是了。」不知道五色雞是怕學長還是真的怕女生哭,居然願意忍耐,這能算是世界一大奇蹟了吧。

        「謝謝西瑞。對了!我們快要到了喔。」聽到西瑞答應,喵喵的臉才逐漸從哭臉轉為笑臉。

  說真的看到建築物的那瞬間,我忍不住倒退了幾步,只是要唱個歌,有必要來這種看起來這麼高級的地方嗎!有句成語怎麼說的,濫用職權?

  「你給我閉腦。」

  顯然已經被我的心聲吵到不耐煩的學長看著我的表情,隱忍的怒氣已讓整句話的語調一點起伏也無,聽著叫人心寒。

  咿咿──我閉腦就是了。

         跟著喵喵走進這棟高級的大廈,裡面的裝潢跟外面給人感覺完全一樣。寬敞的大廳,雖然是使用偏黑色系的裝潢,卻不會給人太過沉重的感覺,反而有種低調的奢華感,天花板上掛著一個極具藝術感的水晶燈,透明的水晶將光線投射在黑色的地板上,像是把夜晚的星空踩在腳下的錯覺。

       「歡迎各位的光臨,請問一下是否有預約呢?」一個親切的聲音從櫃台傳來。站在櫃檯裡的服務員戴著黑色的禮帽,帽沿遮住他的雙眼只能從聲音辨認出是為女性。

「我們有預約。」喵喵走去櫃台前說。

「請問一下姓名是.......?

「米可蕥。」

「米可蕥小姐,請問預約的是10人以上的大包廂嗎?

「對!沒錯。」

「那請各位從這裡往前直走,搭乘電梯到達16樓,而這是包廂的鑰匙,祝各位有個美好的時光。」

  喵喵從櫃檯人員手中接過一張黑色的房門卡,之後我們就這樣一起搭電梯往位於16樓的房間。

創作者介紹

瘋瘋癲癲才是過生活之道

水夜凝 z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