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瑞──我好想你喔──」每次見面前一定會被自己嚇到的西瑞,這次又不意外地露出了驚嚇的表情,經過了上次的教訓,聰明如他自然不會再讓那罪大惡極的情敵(也就是餅乾)跟在自己身邊,一想到這裡,雷多總是不禁感嘆自己實在是太聰明了。

 

  「怎麼又是你啊!本大爺不想看到你。滾開啦!」西瑞還是一臉嫌惡的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雷多。只不過這次多了一句話,「欸!你......你有沒有上次那種餅乾?」西瑞撇頭說並且很自然地將手伸出來。

 

  「沒有。」有些得意地搖了搖頭,在看見西瑞露出譴責的眼神時不自主地縮了一下,氣勢甚弱地為自己辯解,「因為帶了餅乾的話,西瑞你就不聽我說話了嘛......

 

        「既然沒有的話,那本大爺也就跟你沒話說。再見!」西瑞一臉不開心的就把雷多留在原地,自顧自地走了開。

 

  「咦──西瑞不要這樣嘛──」雷多苦著臉跟在西瑞身後哀求,的確西瑞這樣的態度讓他感到有些沮喪,但那只是因為西瑞還不清楚他的想法罷了!

 

        聽到身後那微微帶有哀傷的聲音,西瑞突然萌生了小小的罪惡感「好啦!好啦!吵死了!你到底要說甚麼,本大爺勉強聽你說。」最終西瑞還是停下腳步等著聽雷多要說甚麼

 

  「我喜歡你。」難得認真地說,雖然臉上掛著笑,但他相信對方是分辨得出來的。

 

  將心中所想一股腦兒地說出來之後,總有種暢快的感覺,但卻又生出一股迫切的心情,想知道對方是否也同自己一樣,「你喜歡我嗎?」

 

       「不要跟本大爺開這種玩笑!你這傢伙少拿這種婆婆媽媽的東西來耍本大爺!」西瑞一臉氣憤轉過頭看著一臉錯愕的雷多。

 

  「我喜歡你。」一字一頓地重覆,想讓對方了解自己並非存心戲耍,臉上看似玩笑的表情已然歛起,嚴肅的氣氛彷彿在強迫對方無法逃避自己所說,「你,喜歡我嗎?」

 

       面對突然其來的問題,西瑞其實腦袋裡一片空白。喜歡?那是什麼樣的感覺?在西瑞的認知裡,這不過是女人之間愚昧的無聊遊戲,他從來沒有切身的體驗,更遑論聽過有人喜歡他。

 

  不過,眼前這人所表現出來的,似乎......與他想像中不太一樣?

 

      「聽你說得煞有其事,本大爺倒要問問你,那究竟是啥勞什子?」西瑞看著眼前的雷多,不懂為什麼對方要這麼認真的問自己這個問題。

 

  ......咦?

 

  喜歡是什麼.....

 

  「呃......」在腦中搜羅一切相關字詞後,雷多十分悲切的發覺,自己竟在面對人生大事這緊要的關頭時,不幸地辭窮了。

 

  心情複雜,複雜在不知該對心上人的遲鈍感到無力,抑或對他的單純感到可愛。

 

  「喜歡就是,與對所有其他人都不一樣的感覺......吧。」勉強組合字句後,雷多僅能說出這樣的一句話,剩下就只能期待對方能聽懂。

 

  不一樣的感覺......西瑞抬頭望著站眼前的雷多,用著本人絕不會承認不怎麼聰明的腦袋去思考對雷多的感覺。

 

  想著想著,腦袋裡盡是浮現與雷多見面時的笑容,雖然他也在其他人的面上見過相似的弧度,但是那感覺......就是不太一樣,像陽光般地燦爛溫暖,自己很喜歡的......喜歡!?

 

  「喜歡......?」

 

  見西瑞沉思,不想打擾他的自己也無事可做,一回神聽見的是囁嚅般含糊的言語,雖想追問,卻發現對方臉上那副不容置疑的表情。

 

  所以到底是怎麼樣嘛......

 

  雷多於心下無辜地暗忖,將視線移向還未完成其沉思大業的西瑞身上。

 

  原本正在認真思考的西瑞突然感覺到一陣奇怪目光在盯著自己,抬頭看見雷多正盯著自己,頓時覺得害臊了起來。

 

  「看什麼看啦!一直盯著本大爺是欠拳頭吃嗎!」為了掩飾自己害羞的樣子,惱羞成怒地掄起拳頭作勢要向前揮去。

 

      「西瑞好兇喔......」乖乖地收回視線,無辜的語調大有面壁思過的感覺,「到底要怎樣才會告訴我嘛......

 

  「本大爺是男子漢大丈夫,哪有低聲下氣的道理!總之不准你再盯著本大爺看,如果被我發現你敢再看過來一眼,當心我就......」戳瞎你的眼。本想說出一些話恐嚇對方,但看著對方那副可憐兮兮的模樣,心中頓時有種「好可愛.......」的感覺,讓自己什麼話都說不下去了。

 

  「那你到底喜不喜歡我?」基於查覺到西瑞已經處於瀕臨惱羞成怒的情況,雷多依舊沒有看向對方,只將自己落寞的背影留給對面的人,有些賭氣地發話。

 

  這樣背對著他也好,或許這樣就能逃避對方聽見這字詞尖銳的句子後所露出的表情,懷著如此僥倖的心理,卻又不禁自責,有求於人的分明是是自己啊。

 

  「什麼啊,本大爺不過多說幾句,搞啥?」西瑞不懂為什麼對方一下子就落寞了起來,而那個問題自己好像知道了答案,但自己死也不想讓對方知道。

 

  ......這是在問我嗎?

 

  向後瞄了一眼,透露著哀怨的視線在掃到對方的臉時又收了回來。

 

  咦?

 

  懷著疑惑,雷多又重複了一樣的動作......好幾遍。

 

  ......沒被打欸。

 

  看著雷多重覆著一遍又一遍相同的動作,其實西瑞是很想給他打下去,但不知為什麼手就是無法伸出去然後狠狠巴他頭,所以只好繼續無視前面那位很哀怨的雷多。

 

  雷多雖然因意外地沒有預想中地被暴打一頓而感到驚喜,但同時也為對方的不理不睬而焦慮,該不會是因為厭煩了自己,才會什麼事都沒做吧?

 

  思及此,也顧不得是否會挨打,雷多匆匆地轉過身,焦急地開口,「西瑞,無論你打我也好,罵我也罷,我是真心地喜歡你,請你給我一次機會,只要你認可了我,就告訴我你對我的想法,好嗎?」

 

  「憑、憑什麼本大爺必須告訴你阿!」害怕讓雷多知道自己心中的答案,西瑞說完就害羞的跑走了。

 

  自己認真的一番話竟然收到這樣的反應,意識到這一點的雷多頓時有點心情複雜,但思考歸思考,腳步還是不由自主地邁向前去。

 

  所幸對方的腳程並未達自己所不能追上的程度,甚至輕而易舉到讓雷多以為究竟是不是有意為之,然而在捉住對方的手迫使其停下時,對方通紅的頰,讓他頓時明瞭一切。

 

  「猜拳。」

 

  見西瑞滿臉疑惑,雷多心知他的不明所以,卻未等對方回應,自顧自地說了下去,「如果我猜拳贏你,你就告訴我,你對我的想法。」

 

  說出口的句子,並非疑問,而是不容置疑的命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水夜凝 zaya 的頭像
水夜凝 zaya

瘋瘋癲癲才是過生活之道

水夜凝 z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