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西瑞西瑞,我來找你了──」快速接近那從遠處便足以望見的鮮豔身影,冷不防地推了對方一把,下一瞬間不意外地聽到久違卻耳熟能詳的叫罵聲。

  「走開!本大爺一點都不想看到你,給我滾遠一點!還有,本大爺名字才不是給你叫的!」一如往常的開頭,一如往常的回應。

  一切都是那麼地自然。

  「不要這樣嘛,這次出任務的時候我得到了精靈族的茶葉和手工餅乾欸──雖然偷吃時雅多發現了,所以被罵得很慘──我們一起吃吧!」從白袍裡拿出明顯是一領普通袍子所無法容納的茶葉與餅乾罐子,攤在對方面前,討好地笑道。

  不知不覺間,兩人的對話逐漸定型於此固定的走向,令雷多不知究竟該慶幸兩人之間的融洽,抑或不安於平淡無波、毫無發展的情感關係。

  不得不承認,與面前的這個人相處愈久,他越來越覺得自己對西瑞的情感其實是異於對其他人,並非是於雅多的那般親情,不似與漾漾、千冬歲之間的友情,更遑論是對伊多兄長的尊敬之心。

  或許也不該說完全不存在,對於西瑞的武藝,雷多是十分讚賞且尊敬的,對他當然也有朋友一般的情誼,但是卻有一種更加難以言喻的情緒覆蓋了其他,在胸中堵塞著,難受……

  『這就是喜歡吧。』

  當他將自己這陣子理也理不清的紊亂心緒一股惱兒地說出來時,得到的,是一抹透露著溫暖而欣慰的笑,彷彿是太陽一般,拂去黑夜中那擾人清夢的雲霧。

  一瞬間地、明朗。

  「西瑞西瑞──我跟你說喔──」將思緒拉回現實,看著雖然滿嘴拒絕現在卻吃得狼狽、看上去心情似乎還不錯的西瑞,兩人對上了眼。

  「本大爺一點都不想聽你說話!給我立刻現在馬上閉上你的鳥嘴!」還是一樣,雖然嘴上說著不要,實際上卻口是心非。雷多看著這樣的西瑞,心裡覺得他實在非常可愛。但為了讓西瑞聽自己說話,雷多很自然而然的把被西瑞抱在胸懷裡的餅乾罐給拿了起來。

  「你幹嘛把本大爺的東西拿走阿!」西瑞一臉不滿地看著把餅乾罐拿走的雷多,想伸手自己拿,但餅乾罐卻被雷多越拿越高,拿到自己就算墊起腳尖還是拿不到的地方。

  「拿不到──拿不到──」像個幼稚孩童一般笑得純良,對雷多而言,西瑞那豐富的表情與動作總是心靈疲憊時的最佳調劑。

  他深信絕非情緒使然,即使在客觀事實裡,西瑞也是這個世界上數一數二可愛的人。

  兩人不輕不重如同玩耍般地扭打了一陣,在雙方皆筋疲力盡之際,只專注地注意著眼前人的兩人不知是誰採中了草堆中的石塊,跌成了一團。

  「西瑞──你到底聽不聽我說嘛──」兩人順勢並肩躺在草地上,仍未忘記初衷的雷多猜想現在的西瑞如此疲累,說不定沒有精力拒絕自己,不覺笑逐顏開。

  「你這傢伙!快把餅乾給本大爺。你憑什麼拿走本大爺的東西。」就算跌進了草堆裡,西瑞還是絲毫不介意只是一心一意想搶回在雷多手中的餅乾。

  或許是餅乾的魅力大於雷多本身,為了奪回餅乾,西瑞居然起身跨坐在原本躺在自己身旁的雷多。這個舉動著實的把躺在草地的雷多嚇到了,但西瑞本身卻沒有任何自覺自己其實做了一件多麼危險的事情。

  「把餅乾還給我!」躺在雷多身上的西瑞一隻手不斷伸長想要碰的餅乾,另一隻手就放在雷多的胸膛上支撐著自己向前傾。

 

  「西瑞,快下來!」一想到心上人那如此驚人的執著,雷多心中不禁浮現出了嫉妒的情緒,即使對象只是一盒小小小小的餅乾。

  方才的扭打中不免出現了幾處瘀傷,說不定雅多會因此起疑而前來查看,若是這場景被發現那就不妙了,雷多可不希望被自己的雙胞胎兄弟誤認為變態,雖然這說不定是個事實。

  「既然你喜歡,那餅乾就留給你吧,茶葉也一起。」雖然好不容易掙脫了西瑞,心中卻有著莫名的失落感,說出口的話有著無法抑止的醋意,但他並不認為目前滿心都是那盒餅乾的對方聽得出來,倒是說得頗無忌憚,「西瑞,我今天待太久,就先不奉陪了,下次見囉!」

  可惡,下次絕對不要再帶餅乾了。這是回程中,雷多唯一的感想。

  「欸!欸!」滿臉疑惑的西瑞看著離去雷多,雖然覺得奇怪剛剛明明還不把餅乾給自己的雷多怎麼突然說要把餅乾留自己,但自己也懶得多想,反正餅乾最後又回到自己手裡。

  本大爺的東西並不是你這種傢伙可以搶得走的。是說這傢伙難得帶了個好東西。

  這餅乾真好吃。西瑞邊走邊吃著餅乾。這是西瑞回程腦中的想法。

  -

  那時的西瑞一定沒有想到,他竟然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與這討厭的傢伙重逢,幾乎是在他快要忘掉那傢伙的前一秒。

創作者介紹

瘋瘋癲癲才是過生活之道

水夜凝 z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沛
  • 淡淡的文
    淡淡的感覺
    但我比較喜歡**的
  • 感謝大大留言W
    水夜下次朝**的感覺去試試看的
    ((不過**是哪種阿OWO

    水夜凝 zaya 於 2014/07/09 22: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