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不知道那誰,說了一句甚好的話,果然古人所言不容小覷。

  像現在這種尷尬的處境,就正好切合這句至理名言。

  是福是禍?是禍躲不過啊──


  在被拖往所謂慶祝大會會場的路上,我真為自己這遭到忽略的人權感到悲哀。

  好好的假日搞什麼不讓我睡一頓大頭覺,還非要參加這種鬼才知道要慶祝什麼的鬼慶祝會!

  「褚,你不會覺得你有點吵嗎?」聽見學長不太高興的聲音,我想我還是閉腦好了。不過我想你應該也不太想出來吧。

  即使沒有直接對視也感覺得到的銳利視線讓一股寒意順著背脊竄上脖頸,顯然很不滿的學長瞪著一雙紅瞳看向我,過沒幾秒那不好的預感便成真了。

  「我不是叫你別吵了嗎!」

  附有堅硬鞋跟的靴就這樣毫不含糊地踹上自己的背,連喊痛的機會都沒有,只有不停地道歉,避免接下來可能更加恐怖的攻擊。

     「漾漾和學長你們在幹嘛啊?」好奇的喵喵,突然走向我們兩個。

      喵喵你來得真是時候,當我這麼想的時候又遭到學長銳利的狠瞪。

  「一大清早的叫本大爺來這雞不拉屎的地方作啥!」

  正當我向後縮著躲避隨時可能襲來的踹擊,一如往常般好辨認的腔調就傳入耳際。

  那顆彩色的頭反射著陽光就這樣亮晃晃地朝這邊走來,折著手指發出喀喀聲響,一副地痞流氓樣,讓人看了就不想承認自己跟這人認識。

  ……咦,原來五色雞頭也來了?

      「喵喵,你也邀了西瑞……?」在我還沒問完喵喵問題的時。那顆五彩繽紛的頭就重重的靠在我的肩上。

       「漾~本大爺好想你阿!」五色雞在旁邊突然對我大喊,讓我懷疑我是不是會被他的聲音給震聾。

  ……鬼才想你!

  礙於性命問題而不敢掙脫對方架在自己肩上的手,我再度為自己那存在感渺小的人權感到悲哀。

  「你那是什麼表情啊,漾~」

  勾著別人肩膀的手似乎又收緊了那麼一點點,一點也不遲鈍地感覺到那明顯的警告意味,我想我還是順從為上。

  「ㄜ……那是我很想你的表情阿……」對不起我的良心,為了自己的性命我不得不出賣你。

  「原來你跟我一樣,真不愧是我的小弟啊!」說完之後,那隻五色雞又用力的在我的肩膀拍了幾下,讓我都聽到自己骨頭散掉的聲音。

  「對了!漾漾忘了告訴你,我還有邀請別的學校的人喔!」喵喵在前面大聲的對我喊著。其他學校會是誰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水夜凝 zaya 的頭像
水夜凝 zaya

瘋瘋癲癲才是過生活之道

水夜凝 z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